【乡愁】鲟鱼咀过年的故事

栏目:明星 来源:兔美有券 时间:2019-09-22

? ? ? 小时候我们家境很穷,经常吃不饱,母亲为烧三顿饭而发愁。过去说:有钱时时节,无钱节节空。一年到头难吃一顿肉,我们这些小伢就盼望过年,就有的玩,有的吃。

? ? ? 年底了,生产队里组织人把村里一口大塘干了。一百多劳力日夜轮流用水车把水塘抽干。到了捉鱼的时候,只见塘底的鱼露出水面拼命挣扎,白桦桦一片,那大的杆鱼起码有几十斤重,在水中象一条大牯牛,横冲直撞,一个劳力都抱不住。

? ? ? 大队长把上色鱼剔在旁边,大鱼大队还要做人情,送到区里、县里,为队里来年搞计划物资,人情大似债。过去人纯朴,宁可小鱼留子吃,大鱼留子送隔壁。剩下的几斤一条的鲲子,鲤鱼一条条摆好,等抓阄,手气好的也许搞条上色鱼。那小杂鱼,虾子螺丝堆在一起,每户一锹。

? ? ? 会计把纸写上号码,揉成纸团,放在筛子里,每户出一人抓阉。第一个抓阄的都不大情愿,往往阄不好,手臭,被人耻笑。我二哥抓了一个好阄,一条上色白鲲鱼。拿到家,母亲把鱼开肠破肚,把鱼鳞,鱼肠,鱼骨刺等鱼杂都洗干净,放在柴锅里一锅熟,小火焖天亮,特别香。

? ? ? 把鱼肉点点剖开,放在蒸板上,用两把排刀不停地张,直到剁成鱼泥,再加进山粉,面粉,豆腐,生姜等各种佐料,再放到大盆里反复揉捏。等香油烧的滚滚,把肉泥用手挤出小丸子,再用汤匙挖出放进油锅里,小片功夫,这鱼圆漂到油上面,母亲用捞瓢在锅里一搅,那黄灿灿,飘着诱人香味的鱼圆倒在脸盆里,我们围在锅台边,口水直流。妈妈让姐姐盛一小碗端给父亲先尝,我也顾不了许多,用手抓一把就吃。真好吃呀!

? ? ? 三十晚上,母亲让哥哥点亮擦的干净的堂屋里的保险灯,刹时堂屋亮堂堂的。我与姐把大桌和串凳搬到灯下,把碗筷上齐,让父亲坐在上坐,我给父亲斟上满满一杯白酒。我们只能尝点北京牌啤酒。

? ? ? 那年代商品短缺,什么都凭票,由于买斤白酒要托人求情,所以父亲在学校返乡路上在上码头百货大楼买了瓶北京啤酒。晚上我与母亲、姐姐、哥哥们每人斟了一小杯,我们每人尝了一小口,母亲酌了一小口,说象泔水味道,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喝啤酒。年夜饭吃了一半,父亲给我们发压岁钱,哥哥姐姐每人两块钱,我最小,只有两角钱,我如获至宝,因为这可以买“火药”和双响玩了。

? ? ? 这时候家大门缝里,接二连三被邻里伙伴们塞进了一张张年历画,记得是《红灯记》李玉和手举红灯;《智取威虎山》杨子荣打虎上山的年画等。接到一张,我们就开门追赶过去,看是谁塞的。不来不往非礼也,二哥也夹了一叠年画,塞到庄子上其他家门缝里。我们当晚会把收获的年画端端正正张贴在堂屋正壁毛主席画像下面,甭提有多高兴。

? ? ? 正月初一早上,伙伴们会到邻居家拜年,看谁家贴的年画多,就最有面子,往往我家收获的最多,因为我哥哥姐姐兄妹六人,二哥大姐又是老师,朋友同学多。就收年画这件事,我一个正月都陶醉,一旦提起此事,就眉飞色舞,走起路来特别有劲,感到很有面。所以那年头,我能成为同龄孩子王,也有这方面原因。除夕之夜塞年画这风气,流传了很多年,直到1975年,向阳厂征收鲟鱼咀,整个庄子移民才告结束。

? ? ? 正月初一,妈妈一早起来,把炆蛋煮热,把果盘里装些蚕豆、玉米粒(农村人俗称六谷)、山芋角,糖果,把香烟、茶杯、水瓶摆在茶几上,等待邻居上门拜年。

? ? ? 我们庄子上有初一拜年习俗。妈妈叮嘱我们说好话,不能说坏话,更不能拿“火药玩具枪”对人打,那样会不吉利;初一早上不能扫地,会把财气扫掉。等一帮帮大人上门拜年,妈妈总是把热腾腾的炆蛋端给来客吃,有时候还让客人吃两个,意思出门拿双元宝。客人吃的满面红光,喜笑颜开。为了过年有炆蛋,每年到腊月,母亲要把很长时间鸡下蛋的集起来,平时舍不得吃,供正月来人吃。

? ? ? 初一清早,那家放开门炮,小伙伴们蜂拥而至,把未燃放的鞭炮捡回来,从中间折断,围成圆圈,划上一根火柴,顿时火药燃起,火花四射,我们开心极了,比今天的烟花还好玩。几天下来,两手成了乌龟黑爪。那时候我们三十晚上是不睡觉的,一定要疯一整夜才罢休。

? ? ? 多少年过去了,每当过年,就想起儿时在鲟鱼咀过年的故事,想起儿时的小伙伴,心中涌起浓浓的乡愁,真是温馨又让人兴奋。今天的鲟鱼人还记得吗?

? ? ? 作者:浮山龙家菜 枞川旅行社童复猷。(本文作于2019年除夕)

编辑:浮山草根(部分配图网络)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